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创富图库 > 正文

创富图库

  • 白字戏的历史溯源

    时间:2019-10-07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广东省汉族戏曲剧种之一。正字戏传入闽南、粤东后,与当地的潮调、泉调及汉族民间艺术相结合,并用方言演唱而逐渐形成。当地称中州官话为“正字”,称本地方言为“白字”,故名白字戏。白字戏原有老白字(闽南地方戏)、潮州白字(今称潮剧)和南下白字(海陆丰白字)之分,现为汕尾市海陆丰白字的专称。流行于广东汕尾市 及惠东、惠来、紫金等县的部分地区。早年白字戏如与正字戏同地演出,正字戏必居正棚,白字戏居偏棚;如同台演出,则正字戏在前半夜,白字戏在后半夜,称为“半夜反”;民间并有“正字母生白字仔”的谚语。它与梨园戏在剧目、唱腔、语言上颇多相似之处,特别是潮剧,两者除方言略有差异外,几乎相同,可见白字戏与正字戏、梨园戏和潮剧都有密切的历史渊源关系。

      汕尾市海陆丰白字戏 ,原有生、旦、净、丑、末、外、贴七个行当,后来末与外合一为公,加个婆(老旦),又是七个行当,极似福建梨园“七子班”的设置。传统文戏有二百多个,分为大锣戏(如《梁山伯与祝英台》、《陈三与五娘》、《肖光祖》、《秦雪梅》、《王双福》、《杨天梅》、《高文举》、《崔鸣凤》等八大连戏)、小锣戏(如《苏六娘》、《杜十娘》等)、反线戏(如《山东响马》、《双玉鱼》等)和小调戏(如《桃花过渡》、《闹花灯》等)。大约到了清乾嘉年间,为了迎合当地民情风俗崇尚在广场大锣大鼓演戏配合酬神建醮的需求,又从正字戏吸收了一些提纲武戏(如《三国传》等)凑在上半夜演出(讲官话,演正字),至下半夜才转做文戏(说方言,唱白字),由是形成了正字戏与白字戏的合班式——群众称之为“半夜反”。“半夜反”皆设科班,培训童伶(合同期为五年零四个月)。如今不同的是:演员废除了童伶制;原在提纲戏中用官话的道白改为方言。

      明末白字戏已经流行。1925年10月,在中国人彭湃的领导下,艺人曾成立梨园工会,并作出改良戏剧的决议,编演了《彭素娥》等反封建反压迫的戏和宣传革命的歌谣。现有专业演出团体海丰白字剧团。传统剧目有200余种,文戏多,“全连戏”(整本戏)多。有大锣戏、小锣戏、民歌戏、反线戏、科白戏之分。

      白字戏在粤东地区演出历史久远,而且经常与正字戏同台演出。以前潮州和海陆丰地方俗例迎神赛会,如有几班戏同在一起演出,正字戏居正棚,白字戏居偏棚。还有一种半夜反,即上半夜演正字,下半夜演白字。有所谓正字母生白字仔的戏谚。白字戏的开台戏《净棚》、《八仙拜寿》、《仙姬送子》、《跳加官》等,仍以正音演出。这和早期正字白字合班,不无关系。白字戏有哩调,有哩拉腔,与《金钗记》、《荔镜记》相同。这也是出自南曲。正字、白字两个剧种,有些剧目也是相同的,如《三元记》中秦雪梅教子一折,除科白使用方言不同外,词曲俱同。 从历史资料和如今面貌来看,均说明白字戏是在南戏改用方言而歌的泉调、潮调的基础上,吸收了正字戏的很多东西,并进一步与海陆丰地方方言、民情风俗、民间艺术相结合而形成。也有人认为,白字戏源自漳州、潮州流行的竹马戏。

      元、明之际,闽南大量移民到海陆丰,他们带来宋代陈淳《上傅寺丞论淫戏》所说淫戏。

      宋庆元三年(1197年)漳州有戏头逐家裒敛钱物,豢优人作戏或弄傀儡,筑棚于居民丛萃之地,四通八达之郊,以广会观者;至市廛近地,四门之外,亦争为之,不顾忌。这种戏随移民传到海陆丰,就有现存的俗称老白字的竹马戏。竹马戏用孩童演《搭渡弄》、《士久弄》等戏,载歌载舞,以《踏钱鼓》收场;现存的竹马戏、钱鼓舞尚可见早期白字戏的影迹。它表现陈三五娘等民间故事,伴奏曲牌、锣鼓点与白字戏是相同的。 白字戏虽从正字戏中吸收了很多剧目,但由于它没有大袍大甲戏,因之艺术上趋于向柔美方面发展,形成轻歌曼舞的风格。

      鸦片战争后,因受资本主义经济的影响,农村小农经济迅速破产,白字戏也走着一条由兴盛到衰落的道路。这时白字戏出现一些开始是从正字戏中学习搬演过来的科白戏,这类戏的场口、科介,都有一定的程式可依。有些戏做工也相当精彩。打击乐主要是大锣大鼓,吹管乐主要是大唢呐,有较丰富的吹奏牌子。由于科白戏的上演、流行,使原来的曲戏丢失不少,唱工艺术也就因之倒退。

      但从另一方面看,为了满足观众的欣赏要求,提纲戏也给演员在表演艺术创造上开辟了广阔的道路。所以,科白戏的出现,对于白字戏来说,有功也有过。 鸦片战争后,海丰西路的粤剧,金多宝王中王高手论坛!以及东路的潮剧,都有很大发展。他们不时来往于海陆丰等地演出,白字戏为了稳住阵脚,也着力发展文戏,因此就从潮剧中吸收了一些新剧目,以招徕观众。这主要以新编的地方故事剧目为主,如《剪月容》、《审冯旭》、《李唔直》、《铁剪刀》、《滴水记》等,是通过延请潮剧教师来教授。这时潮剧的音乐声腔,已有很大的发展,和白字戏已有很大的差异,故此这类剧目另成一格,被称为潮音反线戏。同时,白字戏的本地教师,也根据当地的民间故事编演了一些剧目,如《稔山案》、《一板打死江西王》等,称为白字反线戏。

      大革命时期,海陆丰戏曲艺人,在彭湃同志的领导下,于1925年10月成立了梨园工会,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和宣传工作。彭湃同志以白字戏的形式写过宣传材料,其中咚咚咚,田仔骂田公一曲,影响极广,老幼能唱。

      1927年11月,海陆丰苏维埃大会成立时,艺人们热情地参加了庆祝活动。接着,在第一次苏维埃大会上,通过了关于改良戏剧的决议案。并且,在彭湃同志的亲自领导下,以当时当地的真人真事为题材,编演了一出反封建压迫的大型白字戏《彭素娥》,又曾经整理上演了歌颂明代农民起义的剧目《李闯王》。苏维埃政权失败后,不少艺人继续坚持革命斗争,有的后来牺牲了,有的一直坚持到革命胜利。 由于大革命失败,日甚,随着日寇的入侵,的强征暴敛,使农村经济破产。

      新中国成立前夕,白字戏陷入了广陵曲散的绝境。新中国成立后,及时抢救了海陆丰三个地方剧种,白字戏成立了第一个合作性质的班子,即如今海丰白字戏剧团的前身。文革前十七年,对白字戏做了大量的整理改革工作,取得了不少的经验和教训。

      1962、1963年,白字戏进入了新生时期。整理上演了《白鹤寺》、《白蛇传》、《访友记》、《书琴缘》、《天门阵》、《白罗衣》等优秀传统剧目以及改编上演了《金菊花》、《红珊瑚》等现代剧,受到观众欢迎,《白鹤寺》和《访友记》中的访友一折,收入《中国戏曲志·广东卷》。 篡权时期,白字戏被诬为封资修黑货,剧团被强迫解散。

      打倒后,1979年3月重建海丰白字剧团,演出《金叶菊》、《刺吕后》、《白罗衣》、《放走曾荣》等剧目,很受群众欢迎。白字戏重新恢复后,业余剧团、曲班有如雨后春笋,又遍及城镇农村。